人文秀屿 | 王家彦:担钱兰溪去做县

时间:2020-06-24 秀屿新闻网 阅读:56次

“担钱兰溪去做县”不仅是一本传统剧目,也是莆仙民间的一句谚语。剧中的主人公于甲申(1644年)三月在安定门纵身跃向城下,没有死,又在民房里上吊,以身殉国。这位主人公就是一代名臣王家彦。

王家彦(1588年—1644年),字开美,号尊五,福建莆田人,天启二年(1622年)考取进士,授开化知县,调兰溪。崇祯二年擢刑科给事中,历任工科右给事中、户科都给事中、吏科都给事中。官至兵部右待郎,协理京营戎政。逝后,极尽哀荣,获赠太子太保、兵部尚书,谥“忠端”,后谥“忠毅”,事迹载入《明史》等各种史籍。

担钱兰溪去做县

天启五年(1625),王家彦调往兰溪担任县令。兰溪系浙江中西部有名贫困县,地瘠民薄。家彦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,不取群众一针一线。动员妻子说:“此去兰溪,只饮当地一杯水,家财留十分之三赡养父母,其余尽数收拾,以资任上所用。”夫人陈氏为之动容,即变卖首饰细软,一并让仆役挑运带上。到达兰溪后,家彦就带上衙役到处视察民情,发现县城破烂不堪,水利失修,民生凋敝。下令革除各种积弊,并向上申请减轻赋税,贡献所带家资,兴修水利、清理护城河、修缮城墙等等。不到三年时间,兰溪县的面貌就焕然一新,老百姓开始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。这件事深深感动了他的家乡莆田,人们将他的事迹编成莆仙戏剧本,演了数百年,成为莆仙民众学习的楷模。

弹击权贵无所避

崇祯二年(1629),42岁的王家彦被擢为刑科给事中,他这个位置上工作了十年,敢于直面弹击权贵,让许多为所欲为的贪官收敛了很多。
崇祯四年(1631)正月,由于右中允黄道周为钱龙锡说情,认为钱龙锡不该判死罪,触怒了崇祯皇帝,皇帝将他连降三级,并且还把他调出京城外。这时,王家彦勇敢地站了出来,呈上《救钱机山公疏》,指名道姓要救钱龙锡。朝中与家彦友好的臣僚们都替他捏了把汗,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,此疏一上,崇祯竟然龙颜大展,当即决定释放钱龙锡。消息一出,朝野正直之士无不额手称庆。

崇祯十三年(1640),时任内阁首辅的薛国观,党邪伐正,贪赃枉法。谏官们担心薛国观的嚣张气焰,大多选择沉默,惟独只有王家彦连上几个奏折弹劾薛国观。这一年六月底,薛国观因鬻爵纳贿的罪名丢了官,但是他在走出京城时仍然浩浩荡荡,一副荣归故里的做派。对此,王家彦又向皇帝尖锐地指责薛国观招摇纳贿、驱除异己、肆意妄为等等罪名,请求朝廷治以重罪。不久,朝廷抓到薛国观受贿等一系列罪证,薛国观这才被判死刑,得到了应有的下场。

老乡余飏在《王忠端公文集序》中说,当时朝廷谏官很复杂,互相猜忌,稍稍有不同的观点,就会被攻击,但是王家彦能够做到在其位尽其责,发挥谏官的作用,着实难得。对王家彦做出高度评价。

屡呈奏疏改弊端

隆庆(1567—1572)以后,大家认为民间最苦的事就是养马,如果所缴纳的马匹又不够,就可以用银子来代替,加征十两银子和二两草料银子,一方面群众苦不堪言,一方面边疆又缺乏马匹,军民交困,已成军国大患。看到这种状况,王家彦于1632年上《马政疏》,请求恢复明朝初期的马政,以增强战斗力。此议为崇祯帝褒扬并采纳。

崇祯九年(1636)初,家彦升户科都给事中。当时国家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家彦与同道一起,谢绝一切应酬,即使除夕元旦,仍然住在单位,挑灯夜战,筹划漕储、赋役、兵农、屯盐、鼓铸等等良策。许多计策往往能切中弊端,有益于民生。崇祯八年(1635)达十二道,九年竟达二十二道。有的隔日两道奏疏,有的一日两道奏疏,由此可见其他非常远见卓识,恪尽职守。
爱惜民力护青山

当时遵化的铁冶厂已经荒废很久了,刘邦基、张凤翼等人却请求重新开采铁矿和铅矿,王家彦认为这个时候重新开矿,不管是对国家,对人民,还是对环境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。王家彦说,休养生息才可以聚集民心,老是一直追逐利益会造成不必要的冲突,现在民众太穷了,才发生许多盗窃现象,如果再用严苛的法律,恐怕又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。王家彦请求:“凡有矿场处所,俱请一体封闭严禁,毋令言利小人乘机巧中,而防未萌之欲,贻天下宁静之福。”把矿山还给青山。

崇祯九年(1636)三月,山西、河南等地因为受灾而闹饥荒,出现人食人的惨剧。家彦上《救灾疏》,九月又上《赈救难民暂罢额赋疏》。说自从“己巳之变”以后,军队缺乏战斗力,缴杀盗贼没什么成效,许多民众的生命就像杂草一样不能自保,我不知我们的国家还能不能恢复如初?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减轻赋役,赈灾济民吗?崇祯皇帝看了以后,为王家彦的忧国忧民之心而动容,立即颁布施行。

回顾王家彦并不漫长的一生,其勤政恤民、清廉端慎,守一官尽一官之职,建一言造一言之利,值得我们学习、缅怀、借鉴,其生平上疏、谕帖、书信、祭文等为后人收集整理刻本《王忠端公文集》,成为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