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秀屿 | 盐田漫步

时间:2020-07-19 秀屿新闻网 阅读:361次

“秀屿景似画,东峤盐如雪”。作为土生土长的秀屿人,无不熟知这句郎朗上口的民谣。这道出了东峤盐场在秀屿这块版图上的价值与分量。

位于东峤镇的莆田盐场,于我而言,再熟悉不过了。我父亲生前单位在其附近,小时候,我大多时间随父亲去单位生活,所以,我时常路过盐场,久而久之,这里的一草一木、一石一物皆烙印在我的记忆深处。

盛夏,盐田纵横交错,星罗棋布。固液并存的卤水湖将蓝天、白云和对岸的山都倒映在湖中,宛如天空之镜。亮晶晶的日晒盐折射出的光芒、方方正正的晒盐池、还有那辛勤劳作的盐工的身影,构成了一幅鲜明耀眼、变幻多彩的画面。

盐场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柯国辉参加工作后就一直在莆田盐场,对这里的历史与情况最了解,最有感情,也最有发言权。他说,莆田盐场是我省最大的盐场,年产优质海盐10万吨。莆田自元代即置场产盐,迄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,盐工延续先人智慧、遵循古法,日晒法制作海盐工艺一直被沿用至今,这一工艺2019年3月被列为市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。

“世界上最难吃的食物,就是忘了放盐的食物”。这是央视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节目的旁白。是的,作为日常的调味品,大家对盐很熟悉,可怎么制盐?很多人恐怕并不清楚。

盐为百味之帅,五味之王,味中之虎,“盐”是一门大学问。

“漉沙构白,熬波出素;积雪中春,飞霜暑路。”这是南朝辞赋家张融在《海赋》中盛赞海盐。

福建海水制盐历史悠久,据记载,可上溯至秦朝,到唐代福建沿海海盐制作就具有一定规模,但主要还是采用“煎盐法”制作生产。到了宋金时代,福建海盐的制作方法才有了根本性的改变,变“煎盐”为“晒盐”。

“煎盐”与“晒盐”虽仅一字之差,但其折射出盐民的智慧与在生产中努力探索的创新精神。

弘治《兴化府志》所载,明初居陈应功庙南的姓陈者发明的“丘盘晒盐法”,是在元代“盐埕砂盐法”基础上发明的新的制盐工艺。莆田发明丘盘晒盐法后,产量跃居全省第二位。

古老的工艺是一种文化,也是一种精神。制盐文化事关当地人们的区域自豪感与内生精神动力,只能留住、传承,不可丢失、摒弃。基于这个理念,莆田盐场利用2000多平方米的石头厝旧仓库打造了莆盐文化园,以制盐为主题,分为七个展厅,分别为忆苦思甜展示区、盐文化摄影展区、科普模拟展区、盐文化展示区、红色教育展示区、盐产品检测区等,将盐产业文化和工业旅游有机结合,让更多人了解盐文化。

莆田盐场党委书记、场长曾铁雄介绍说,莆田盐的制作工艺至今仍采用古老的“盐田法”,即海水晒盐,这也是一项延续至今已有数百年的传统工艺。为了展现几代莆盐人对传承了740多年的古法制盐工艺的坚持,莆盐文化园向所有员工征集了1000多件老物件,向人们展示了制盐的历史演变及生产工具的发展过程。

文化是民族的血脉,是人民的精神家园。莆田海盐传统晒制技艺,浓缩着数千年来中国海盐制作传统工艺的精华,是中华民族传统制盐手工业发展的历史见证,具有重要的历史、文化、艺术、社会和经济价值。

盐田风光游览、耙盐挑盐体验,浓郁的盐文化气息扑面而来。事实已经证明,莆盐文化园填补了莆田盐文化旅游的空白。独具特色的莆盐文化园,向前来旅游观光者展示了盐场的发展过程,以及职工日常生活、文体文艺、生产工具,从而进一步提升莆田海盐的知名度,使更多的人了解莆田海盐。

游览于莆盐文化园外,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刻着北宋文学家柳永创作《煮海歌》。据说柳永是在目睹了海边盐民的悲惨生活后有感而发写下此诗。一句“鬻海之民何苦辛,安得母富子不贫”至今引人深思。然而,时代在变迁,社会在进步,让人欣喜的是,如今,莆田盐场是一个产盐历史久远的“老字号”南方海盐生产企业、福建省第一大国有盐场、最大的绿色食盐生产基地。盐民收入节节拔高,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在装盐车间,我看见盐民们穿着洁白的工作服,正熟练地筛选、分拣、过称、包装,一道道工序井然有序,一包包印作着“闽盐”牌的福建贡盐色味俱佳,让人心生欢喜。据介绍,臻品福建贡盐均采用莆田盐场传统人工古法精心晒制的天然、传统、优质、稀有海盐生产。每一包福建贡盐产品都经过全手工挑选,颗粒均匀,晶莹剔透,松脆易溶,口感更是先甜后咸再回甘,并且还富含人体所需的数十种微量元素,不添加任何抗结剂,实乃烹饪调味之上品。

因时常穿梭于盐场,我与这里的许多盐民从相识到相知。曾被评为“市优秀共产党员”荣誉的林金粦因采访成了我的好友。他初中毕业后毅然接过父亲手中的盐耙,成为全家第三代盐工。他热爱盐工这职业,既能扒盐旋盐,又能运盐晒盐;既抓党建工作,又抓生产经营;既是指挥员,又是战斗员。在莆田盐场,林金粦是个集多种角色于一身的“红人”。而他的“红”并不是明星式的一夜走红,而是几十年在盐田中摸爬滚打蹭红的。

故事不多,留下真情从头说。

蓝天悠悠,白云飘飘,夕阳之下,漫步在盐田边,吹着海风,哼着小曲,多种情感交织心上。当我看到一拨拨盐民仍在勤快地劳作着,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……(谢庆胜)

来源:湄洲日报